您当前的位置 :ag8国际亚游官网下载|优惠?>?文学?>?小说?正文

柳华东:深山奇缘

2015-11-27 14:39:43   来源:《昆嵛》文学   【字号:

  深山奇缘

  柳华东/文

  我曾荒诞地认为,世上真的存在狐狸精这种东西,因为满仓爷年轻时就遇见过狐狸精。

  满仓爷是本村人氏,一辈子看山护林,住在深无人烟的艾崮山里,不曾婚娶。人们都说他是被狐狸精迷了魂魄,所以才一生独居山林。

  小时候,我曾跟着村里的孩子们进山捡蘑菇,顺便到满仓爷的小茅屋里喝水,我才第一次见到满仓爷,并立刻被他讲的狐狸精故事迷住了。

  那时的满仓爷,蓄着灰白的山羊胡子,长长的脸很消瘦,眼睛亮亮的,很有精神。

  满仓爷第一次见我,有些眼生,就问大点的孩子:“这是哪家的娃啊,很秀气呀!”

  “村头老柳家的东子,九岁了。”几个孩子抢着回答。

  “是吗,老柳头的孙子都这般大啦!”满仓爷眯着眼看我,充满了笑意,很慈祥的样子。

  喝完了水,孩子们纷纷把自己捡的蘑菇拿出些送给满仓爷。不等满仓爷收下,就又缠着说:“满仓爷,该讲个故事啦,我们都好久未听您讲故事啦!”

  “哦,哎呀,傻小子,爷爷的故事都是东山野鸡西山兔子的,瞎编的,你们都听了几十遍了,哪还有意思!”满仓爷笑着说。

  “爷爷,你就讲个你看见狐狸精的故事呗,我们都爱听。况且,东子是第一次来,他还没听过呢!”“孩子王”赖娃一边嚷嚷着,一边出主意。

  “嗯,好,我就讲个狐狸精的故事,听了也好让你们长个记性,在林子里小心点。像他这么点,”满仓爷抚摸着我的头说,“你们这些大的可要带好他,别被狐狸精叼了去!”

  “不对,狼才叼小孩。狐狸勾大人,才不会叼小孩呢!”立刻有孩子反驳道。

  “别打岔!满仓爷,您老人家就快点讲吧!”赖娃一边说,一边把装满烟叶的烟锅插进满仓爷的嘴,随手就划着了火柴。

  满仓爷满意地吸上了旱烟,徐徐吐出一口烟,很舒服地砸吧着嘴,不紧不慢地说:“山大了什么东西都会有。就说狐狸精吧,有人说有,有人说没有。其实啊,这么深的山,这么大的林子,哪能没有狐狸精?我呢,年轻的时候,给生产队看山坡上沙地里的西瓜,常年住在这山脚的坡地上,就碰上了狐狸精!??????”

  我听见满仓爷说出“狐狸精”三个字,竟大气不敢出,周围的孩子们也都静悄悄的。满仓爷却不合时宜地又抽了一口烟,待烟徐徐吐出,才又接下去。

  说起来,我当年在这看瓜的时候,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愣头小子,可我从小跟爹摆弄过西瓜,所以侍弄瓜我可是行家。我侍弄的瓜比我爹的还大,还水灵;切开,里面红彤彤的,全是沙瓤,咬一口,保准叫你甜掉牙!

  爷爷,你快说狐狸精啊!有孩子性急地催促道。

  呵呵,别急啊。就因为咱这瓜好,又大,又甜,就招来了好多吃客,你像獾,兔子,刺猬等等。夜里,只要听见吭哧吭哧地吃瓜声,一准是来了客人啦,我就拿着杆猎枪悄悄走过去。不等走近,那畜生机灵,准会没命地往林子里跑,我抬手就是一枪,往往会吓得那畜生吱吱一声怪叫,好几天都不敢再来了!

  白天里,这些畜生大半是没胆量来的,人呢,因为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根本没人来,要是来个人,我还巴不得呢,一准会拿出裂了口子的瓜招待他。可是很难来个人啊,哪像现在,你们一来就是一大帮啊,哈哈。我往往就清闲地睡大觉。

  可这一天正午,太阳正热着呢,我在窝棚里躺了一会,浑身热热的,睡不着,就爬起来,到瓜地边的林子里走走,那里凉快多了。

  我再转回来,可就怪了,在窝棚外我看见了一个人——一个大姑娘!

  满仓爷故意拖着长声说,又用眼睛扫视了一圈,吊足了大家的胃口。

  我心里说,可就怪了,这里个把月不见个人影子,怎么会有个姑娘?进山捡蘑菇迷路了?那姑娘背对着我,一根粗粗的大辫子在后背上晃啊晃的,可好看了。身上是蓝底小白花的对襟袄,蓝裤子。

  我走近了,却不知说什么好。要知道,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和个大姑娘这么近站着呢!

  姑娘听见了脚步声,回过头来,看见我,愣了愣,说:“大哥,能讨口水喝吗?”

  姑娘这一回头,我看见了她的脸,立刻傻了!这真是个美人坯子啊!细细的眉毛下,大大的眼睛一汪水似的,会说话一般;小巧的嘴巴,两边还有个甜甜的酒窝!

  你们喝过酒吧?那种晕乎乎的感觉,你们知道吧?当时,我就那感觉!

  “大哥,我想讨口水喝!”

  幸好人家姑娘又喊了一声,我才回过神来,嘴里说着:“有,有,刚刚从山下挑上来的泉水呢!”我一边舀水一边想,这该不是做梦吧?我还悄悄掐了自己一把!

  姑娘喝水的时候,我突然想起窝棚里还有昨天刚摘下的一个裂开口子的西瓜。这种瓜都是熟透了的,特好吃,只是因为裂了口子,容易烂,无法外运,就只好摘了赶紧吃掉。看瓜人吃这种瓜,生产队是不会怪罪的。

  我赶紧从窝棚里端出来,切出一块,递过去,说:“你来得巧,赶好我这有没吃完的裂瓜,你吃个稀罕吧!”

  姑娘犹豫了一会,就伸手接过来,试着吃了一口,先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就大口吃起来!好家伙,肯定是被我的瓜甜坏啦!她吃完一块,我赶紧再递一块,直到她说:“哎呀,不要了,不要了,俺都吃不下啦!”

  她用手搽拭着嘴角的瓜汁,没有一般人家姑娘的害羞扭捏,反而很畅快地说:“大哥的瓜真甜,俺谢谢你了!”

  问她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么一个年轻的姑娘,敢走这么大的山,可不是玩的。

  姑娘说,她是山里猎户人家的女儿,与爹爹两个人相依为命。今天她到山下镇里替爹买盐巴和几包老烟叶。因为天热口渴,也饿了,老远看见这里有窝棚,就来了。可好,水也喝了,西瓜也吃了,既不渴也不饿了。

  姑娘走时,知道看山人都抽烟解闷的,就留下了一包烟叶子。并且说,以后再下山,还来窝棚歇脚。我心里美滋滋的,正巴不得呢!

  打这天后,我天天盼姑娘再来,可是就是不见她的影儿!有个裂口的瓜都放烂了,她也没来!

  那时我真是鬼迷心窍啊,也不想想怎么以前就没见这么个姑娘呢?

  大约二十天光景吧,我都死了心了,她来啦!背着一口袋干制的蘑菇,几张兽皮,说是下山换钱,顺便捎给我一些干蘑菇解馋。

  不用说,她又吃了好些西瓜!而且这一次,她也不急着走,倒和我唠了好长一会嗑。姑娘自己说,整天不见个人影,今天能和我唠嗑,她巴不得呢!其实这也正是我的心里话啊。也是这一次,她告诉我她叫阿梅。

  再后来,有一次她从山下背着半口袋米来了,正赶上天阴呼呼的,潮气特别重,闷热的天气把衣服都黏在身上了。

  她急急地说:“我背不动了,天快下雨了,怎么办呢?”

  “在这避雨呗!”

  “那可不行,天说黑就黑了,我一个姑娘家怎能在外边过夜呢!”阿梅很认真地说,皱紧的眉头让谁看了都心疼啊。

  还说什么呢?我赶紧背起米袋子,拿好遮雨的草帽,说:“我送你,紧走几步,准能送你回到家!”

  阿梅很感激地舒展了眉头,赶紧在前头带路。

  进了山里,树更高大了,空气也越发潮湿闷热。阿梅走在前头,大辫子一甩一甩的,我的眼睛都被它晃花了。

  阿梅走着,喘着粗气,汗流浃背,衣服已经前胸贴着后背了,凸显着她娇小的身材,甭提多好看啦。

  阿梅虽累,嘴并不闲着,一路上跟我搭着话。

  一堵悬崖上,一方巨石突兀而起,阿梅兴奋地对我说:“这是一座观音峰。你瞧那是观音头,边上是胳膊,手上还有净水瓶呢!”

  顺着阿梅的手看过去,还真是呢,像极了观音!

  观音崖下,水声潺潺,听着,顿觉凉爽了许多。走出观音峰不远,正是一条山溪流过,溪水激漾,游鱼成群,苇荻丛丛,间或会有几只翠鸟飘忽其间。远一点的山坳深处,林木摇曳,郁郁青青,层层叠叠;仰望四周,峰峦层叠,奇峰怪石变化多端!

  按说,这林子我也多次来过,可从来没觉得像今天这么漂亮。

  踩着积年的枯枝败叶,听着涧水叮咚,望着满眼的苍翠欲滴,也不知走了有多远,直到天上电闪雷鸣了,我才看到了阿梅的家——山腰上一座乱石砌成的茅草屋!

  屋子比我的窝棚大了许多,可比山下村里人家那可差多了。进得屋来,阿梅赶紧让我洗脸休息。我洗把脸,凉快了些。

  正想看看四周墙上钉着的兽皮,阿梅早端来一碗凉粉。凉粉上撒着香菜末和葱花,还有酱油,只是凉粉有些色重发乌。吃一口,有一点点的苦味,完全不像山外用地瓜粉做出来的味道。但吃起来凉爽滑嫩,倒也很可口。问阿梅是什么做的,她说是用山后橡子粉做的。橡子我是知道的,只是苦涩得很,不知阿梅如何能做出这种好口味来。

  刚吃完,外面一阵凉风刮来,让我禁不住打了个寒战。真是怪了,刚刚还闷得要命的天,转眼冷得让人发抖!正想着,一个惊雷下来,远处的天空像炸裂一般,豆大的雨点顷刻间落下来了!

  阿梅跺着脚,着急地说:“我爹还没回来呢,雨怎么就下起来了呢?”

  我也暗自着急,这么大的雨,天也快黑了,我该怎么回呢?总不能呆在这吧?

  阿梅似乎明白我的心思,说:“今晚你别走了,就跟我爹睡一晚吧。山路远又不好走,别出了岔子。这么大的雨,我爹也该回来了!”

  雨铺天盖地地下着,整个小屋里就我和阿梅两个人,各想着心事。我想如果雨停了就走,否则,见了阿梅的爹怎么说呢?阿梅则正担心她爹呢,所以聊起天来,都有一搭无一搭的。

  天一点点黑下来,阿梅站起来说:“我该做饭了,大哥你爱吃啥啊,让你跑这么远的路?”

  “你会做啥,我就吃啥呗。”我有些受宠若惊,说完话脸就红了!

  “那我就做鸳鸯面你吃吧。”阿梅一甩大辫子,也不等我回答,就端着面盆到锅灶那去了。

  我心里就纳闷了:什么是鸳鸯面呀?

  我仔细看着阿梅和面,看见她和了一块地瓜面的黑面团,一块白面团。然后用擀面杖把两块面分别擀得薄了,再把它们放在了一起继续擀。真是妙了,转眼一张薄薄的正反黑白两色的面片擀好了,再细细切开来,正反两色的鸳鸯面就做好了!我惊奇于面条的颜色居然可以正反两个颜色,也惊叹大山里的阿梅居然切得一手好面条!

  我烧火,阿梅下面条。再以蘑菇、野鸡肉做汤浇上。

  面条做好了,天也完全黑下来,大雨丝毫没有停的意思。可阿梅的爹并没有回来。

  阿梅说:“我爹这时候不回来,就是躲到其他猎户那了。咱们别等了,吃吧!”

  我端起碗来吃了一口,哎呀,我第一次吃这么好的面,滑滑的,汤水又特别得鲜!

  阿梅倒了半碗烧酒给我,说:“我爹吃饭总要喝点酒的,说是很下饭呢,你也喝点吧!”

  我小心地舔了一口,辣辣的。记的上一次喝酒,都是几年前的事了。是爹自己解馋时,故意留了一点,让我尝尝,结果辣得我眼泪都流出来了。爹笑话我:“一点男人味都没有,一口烧酒就出这么大洋相!”自从爹死后,我再也没粘过一点酒啦。

  阿梅用手摆弄着她诱人的大辫子,笑眯眯地问:“好喝吗?”

  我看着阿梅探求的眼神,闭着眼一仰脖子,在阿梅惊讶的叫声里,竟然一口喝了下去!我实在不想在阿梅面前表现得不像个男人!

  这一晚,阿梅的爹始终没有回来。我和阿梅两个听着屋外时紧时松的雨声,以及远处林子里翻江倒海般的风吼声,感觉整个世界仿佛只有我们两个似的,都无拘无束起来,就天南海北地瞎聊着。整个屋子是那么温馨惬意,与屋外完全是两个世界。

  我的脸因为那半碗烧酒正烧得红扑扑的,脑子也晕乎乎的。阿梅有些心疼地说:“你不会喝酒吧?再说,哪有一口干下去的理?你的头晕吗?”

  阿梅伸出手,探在我的额前,我立刻从她探过来的身子上闻到了一股香味,一股说不出的女人香气!那条大辫子也垂下来,直垂到我的眼前,我立刻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我一把拉过了阿梅,紧紧抱住了她。阿梅并没有挣扎,也不说话,就这么让我抱着,静静的,静静的。

  好一会儿,阿梅小声说:“哥,妹子做的面好吃吗?”

  “嗯,好吃……”我有些口吃地说。

  “那就让妹子给你做一辈子饭吧!”阿梅喃喃地说。

  整个雨夜都融化了一般,我感觉不到自己了??????

  第二天天不亮,阿梅就喊我起来了。屋外,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阿梅催促我赶紧走,不要让她爹赶回来看见。

  临走,阿梅靠在我肩膀上说:“这几天你就来提亲,我等着你!”

  我是个孤儿,提亲这样的大事,自然只好自己张罗。我回到山下村里,找到一向保媒很好的张家二婶子,送给她一个西瓜,一包阿梅准备的干蘑菇,央求她去给我提亲。

  张二婶纳闷地说:“山上猎户倒有几个,可是没听说谁家有这么个姑娘啊!”

  好说歹说,张二婶总算亲自出山,让我带着去提亲。路上张二婶听我细说缘由,就皱着眉头说:“山里会有这么个天仙?我看啊你八成是碰上狐狸精啦!”张二婶哈哈笑着,闹了我一个大红脸!

  可是到了地儿,不光张二婶愣住了,就是我自己也傻了眼:茅草屋还在那立着呢,只是里面啊什么也没有了。墙上本来挂着许多兽皮,可一张也没了!地下,光光的,连根草也找不着,更别说人啦!

  我还在屋外喊:“阿——梅,阿——梅!”

  张二婶却撩开橛子跑了,一边跑一边说:“你是遇上狐狸精啦!”

  哎,我啊,真是遇上狐狸精啦。

  满仓爷说到这,突然敲敲烟锅说:“小子们,烟没了,再给我装一锅!”

  赖娃赶紧往烟锅里装他早揉好的烟叶子,再帮满仓爷点上。

  “满仓爷,阿梅真是狐狸吗?”

  “不是狐狸是什么,啊?大山里,能有这么俊的姑娘?辫子那么粗,又那么大方?”满仓爷深吸了一口烟,再一点点吐出来,很受用的样子,“你们谁吃过鸳鸯面?对吧,没吃过!它就没人能做出来呀!”

  “那它为什么变成女人和你说话呀?”

  “因为它也觉得山里太闷了,想找人唠唠呗。我是个小伙子,它就变成大姑娘啦!”

  一屋子的人都笑了。

  “那她的茅草屋还在吗?”

  “呵呵,就是你们现在呆的这个屋子!当年这个屋子可不容易找到,因为它在深山老林里。后来学大寨修梯田,外边的林子毁了,都开成了大寨田。这几年开放啦,又开始搞旅游,就又修了公路,这个屋子就好找啦,连你们都能来了!”

  “狐狸精还会来找你吗?”

  “原来啊,我觉得她会来,就等啊等的。可后来慢慢死心啦,如今这山里人来人往的,狐狸精哪还敢来呀?”满仓爷一边哈哈笑着,一边大声咳嗽着,眼睛里竟咳出了泪花!

  正是这次听满仓爷讲故事,我深信狐狸精确实存在,直到后来参加工作了才感到事情的荒诞。后来听父亲说,满仓爷当年确实是与一个姑娘好上了,可是后来姑娘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保媒的张家二婶子就一口咬定满仓爷是被狐狸精迷了眼。村里几个远房叔伯就上山劝满仓爷下山回村住,满仓爷却倔强地搬进阿梅住过的猎户茅屋,当起了一直没人愿干的护林员。

  人们都说满仓爷是在等那个狐狸精阿梅呢。甚至有人猜测,满仓爷夜夜都会与狐狸精相会,不信,他怎么会再也看不上别的姑娘了呢?

  这一住,竟是五十年过去了!

  后来,听父亲说,满仓爷死前竟然有了个儿子!

  去年,也就是公元2009年的一个秋天,突然有个中年人几经打听来到山上,找到满仓爷,说他是认祖归宗的!

  原来,来人正是满仓爷与阿梅雨夜后生下的骨肉!

  打听阿梅的境况,才知当年猎户听女儿说要嫁给山外的看瓜人,猎户一百个舍不得,说山上太苦,满仓又孤苦无依。猎户为了打消阿梅的念头,就带着阿梅投奔了远在济南的阿梅的姑姑。姑姑帮忙,把快要出怀的阿梅嫁给了一个工人。儿子八岁的时候,两人离婚了,从此阿梅一人拉扯孩子生活。阿梅在去世前,指名道姓要见一个人,儿子这才知道自己的身世,也才明白妈妈内心深处的痛!

  可惜,阿梅并没见到满仓就离世了。

  满仓爷知道了阿梅的经历后,竟老泪纵横,一下苍老了许多!自听到了阿梅的消息不久,满仓爷就倒下了,一查居然是胃癌晚期。让医生惊讶的是这么重的病,老人居然能在大山里坚持到现在!

  不到半年,满仓爷就告别了他守候了五十多年的茅屋,追随阿梅去了。儿子将满仓和阿梅的骨灰葬在了他们曾住过的茅屋前空地上。

  满仓护林一生,手植树木近十万株。当地政府部门,出于表彰以及开发旅游的需要,在山下立碑介绍满仓的业绩;同时,介绍他的爱情故事,并据此命名他们生活过的山谷为情人谷。

  满仓爷的茅屋修葺一新,连同屋前的墓都成为重要景点。观音峰下路边护栏的锁链上,游人们挂满同心锁,祈求观音保佑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鸳鸯面则成为年轻情侣们必吃的面食,早已是景区饮食的招牌。

  自此,山上游人不绝,满仓爷和阿梅的深山奇缘更成为方圆百里的佳话。

  柳华东,从事中学教学工作,现为烟台市散文学会会员、栖霞市散文学会理事、栖霞市作协会员。先后在《三月三》《茉莉?精品短小说》《齐鲁晚报》《烟台晚报》《华夏孝文化》等各类报刊发表文学作品百余篇。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2002-2017胶东在线提供技术支持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